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河北质量QQ群
[186658118]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新闻
  • 协会相关
  •  


张维迎: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真正转型
阅读:1932次  时间:2013-9-26 11:06:40  作者:站长  [ ] [打印] [关闭]

作者:张维迎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站  发表时间:2013-09-17

在被誉为思想盛宴的达沃斯论坛上,张维迎教授所在的场子总是令人印象深刻。驳两高、驳刺激消费、驳中移动、谈最大的不安全、谈增长速度与转型升级……让我们看看他在达沃斯期间那些不容错过的精彩语录吧!

驳凯恩斯主义与刺激消费

目前经济学家、政府管理员,包括媒体,大家习惯从消费、投资、出口的角度来分析经济增长,我觉得这非常肤浅,也是非常荒谬的,它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思路,或者是凯恩斯主义干预经济的思路,从中央集权的角度、政府集权的角度来看我应该刺激什么来促进增长,这和经济最初的理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类为什么要生产?我们是为了消费,我们为什么要投资呢?投资是为了未来的消费,就是我们今天的消费减缓一点,投资创造新的技术、新的生产力,未来有更多消费。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任何投资不能增长未来的消费,也就是不能提高生产率的话,就是毫无意义的,而如果我们能够增加生产率,我们就应该去投资,我们为什么要投资?正因为我们人类不是考虑今天,我们是考虑未来,所以投资一定是对人类未来的关心,和未来幸福的追求相关,而看看现在所有经济学的分析模式,都说今年GDP要达到多少,投资上不去了,上消费,消费上不去了上出口,这样才引起我们要刺激消费。

所以我说刺激消费这个概念本身就很奇怪,老百姓有了钱,他怎么储蓄,怎么投资是他自己的事儿,政府怎么去刺激他?你一定要尊重消费本身的主权,他是他最终的决定。

与此相关还有一些错误,这个错误说存钱是坏事儿,只有消费是好事儿,这本身都是非常荒唐的,我觉得如果我们不能够改变这种凯恩斯主义或计划经济时思考经济问题的出路,我觉得我们永远没有出路,如果我们的政策是架着这所谓的三驾马车,不是刺激这个就是刺激那个,那我们永远不会有好的政策,如果我们的决策不是关心未来,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个国家怎么发展,而是看着今天,每一个指数是多少,那么我觉得我们都不会有很好的前途,所以我说,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首先要把很多基本概念搞清楚,我们不应该把目的和手段颠倒了,我们不应该定一个目标,7%8%,达不到了就怎么刺激大家,似乎大家吃饭穿衣都是为了一个数字,这也是人类的弱点,我们经常糊涂了,把手段当做目标,而把目标当做手段,这是我想纠正的一个观点。

驳两高

我们现在增长的速度,包括我们开始讲的有人唱衰中国,好像人家对我们挺有恶意似的,说中国出问题的人可能有判断错误,但是我们千万不要那种心态,就是说只有给中国唱赞歌的人是好人,这是喜欢中国热爱中国,而说中国的增长可能出问题的人好像都是别有用心,都是坏人。所以,这些人唱衰中国,这个心理也不健康。真正关心你的人才会指出你的毛病来。

我知道穷人特别明显,人家稍微说他一点儿话他就恼了,他不自信,一个国家自信的话,不害怕人家唱衰自己,就像我们两高出台一个叫什么损害国家形象的罪行,一个伟大的国家谁能损害你的形象?只有你自己不自信的人才老害怕被人损害你的形象。我们现在一个增长,这个数字是人可以造的。

驳中移动

你对垄断的概念理解有误,腾讯做出你们没做出的高科技产品很了不起,你们事实上才是垄断。

所谓垄断是什么?就是政府以某种行政命令法律的办法让一部分人做,不让另一部分人做,这才叫垄断,而不是市场上有几个企业,如果允许任何人都可以做电信,中国移动是其中一家,你就是竞争的,不是你把别人干掉就是别人把你干掉,所以腾讯不是垄断的,而你是垄断,你们那几家叫混战,不叫竞争。

谈新型城镇化

猜领导会推出什么不是我的擅长,而且城镇化或者城市化本身是个自然的过程,包括西方,统计是人家后来统计出来的而不是我事先规划出来的。中国的城镇化最重要的过去三十年的教训是什么?没有按照经济本身自然的发展在户口制度等等方面做一些根本的改革,我觉得这是最严重的问题。

所以,现在说城镇化非农业工作,户口还是农村的,真正城镇户口的人35%左右,所以,下一步消化这部分就是很大的问题。我是比较主张城市化是本身市朝、工业化的一个结果,是伴随这样一个过程,过去三十年政府人为的,我们只是把一个农民当做一个生产工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城里有劳动你来,完了你回家去,这个无论从经济发展还是从人性的角度讲都是很残忍的,这个肯定不能继续的,未来真正政府要做的什么?不是你自己什么城镇化,不是造城化,不是房地产化,你肯肯还在干什么?一方面不是造城化,不是房地产化,全是造城化。这是体制问题,政府领导这些东西就一定是这样的。所以,真正要放在体制的自由化。我认为城市化自由化,什么叫自由化?个人迁徙的自由,做生意的自由,好多问题都可以解决,现在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呆在北京?离开外地再回北京就没希望了,所以,拼命呆北京,如果我们户口自由了,今天兰州有个好工作去兰州了,三年后北京比兰州好我就回到北京了,人流动起来了,就业也就没那么难了。

还有一点,人的生命安全问题,一个住宅区有上百个保安,保安是很稳定的一个工作,但是我们现在的保安叫临时工,农村来的,没户口,他也没长远打算,他的心态完全不一样的,他看你们住那么好的房子,他居然连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都感到没安全感。自由,这些问题都平等对待了,他有自由的权利了,我在这儿生了其他,我孩子要上学,我就是给这个学校看大门我的孩子都没地方上学。尽管你很富有,但是你没生命安全,给你看门的人你都不可以放心的话?我去牛津大学读书那个看门的人几十年在这个地方,他非常的高兴,见了人非常热情,心态非常好,我们给人基本的人权,政府不轻易的侵害别人,不剥夺别人的权利,这才是政府应该做的,城市化那就是自然的过程,哪有说我们政府设计一个城市化每年达到多少个百分点,我们相信人的创造力,随着经济发展,亚当斯密几百年前就讲了和平,税收,公正的司法体系,人的权利、财产、安全都得到保证,有了这个东西企业家自然知道哪儿做的成,哪儿做不成,不是政府毫无作为,只要政府在领导着城市化一定是畸形的一个城市化。

谈增长速度与转型升级

说到未来,我想两个问题,一个是趋势性的问题,判断趋势的问题。另一个周期性的问题。

从趋势性的问题来讲,我觉得增长速度调整这是很自然的,很健康的,很正常的。仅仅一点必须调整,因为我们原来的速度是我们跟西方巨大的差距基础上,我们经常说中国三十年走了西方两百年的道路,大家想想你凭什么走人家两百年的道路?你的基因比人家先进?智慧比人家高明?显然不是。

我们怎么能走200年的道路?很简单,人家修路我们走路,肯定比他快,一条路你修了五年,我五天就走完了,这是很自然的事儿,我们所有的发展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全是建筑在别人给我们创造的基础上,我们只是拿来,所以,我们是模仿经济,我们不是创新的经济,当然很容易了,随便一个技术拿来马上就可以有市场,我成本比人低就可以,现在这个差距越来越小了,小学生调皮捣蛋老考零分,好好抓一下五六十分很容易,七八十分也上去了,到九十分了,再靠打骂那考不上去,一下掉下来了。

所以趋势一定是往下掉了,第二个周期,周期是人为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2009年我们为了刺激经济,我们巨大的代价,我们一定要承受的,这个东西倒不过去。

温州现在什么样子?大家想想没有2009年那么大大的花钱,银行找每个企业家你贷款吧,拿来钱以后搞房地产到现在死了。温州真正踏踏实实搞制造业的人也没有什么困难,为什么现在出现这些问题了?就是政府的忽悠,就是为了眼前的担心,逞能,全世界你们都不行,只有我中国行,我们救世界。

这是我们本来可以避免的,但前任领导犯的错误后面领导也要承担,不论你有多高的本事,这是不可避免的,你可以减少某些方面,但是你要完全避免这些东西我觉得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就说,清醒地认识这些东西我倒觉得也没有什么,如果五年前不是这样中国经济就开始转了,企业家也总是想最简单的办法赚钱,可以炒房地产赚钱的时候他绝对不会下工夫做风险那么大的创新,只有他没出路了才会的。

所以,中国要真正的转型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转型,如果中国的经济不掉下来也不可能转型。所以,我倒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好事儿,中国经济就是应该掉下来,就是应该有好多企业活不下去,就得有一些破产的我们才有机会重生。

本文选自《世界经理人》网站,仅供学习。


上一条: 中国制造——升级进行时 下一条: 李克强推介“中国制造”背后深意

版权所有(c) 2012-2013 河北省质量协会
 地址:中国·河北·石家庄市工农路368号 邮编:050051  邮箱:zhiliangxiehui@126.com
电话:0311-88616699 传真:0311-88616690